动态竞争模型

2021-03-02 16:40:39 浏览:1094

动态竞争理论在商业领域的阐述

许多关于动态竞争的研究都来源于熊彼特的创造性破坏理论。“创造性破坏”被定义为领先企业在经历了与挑战者攻击与反击的过程后,不可避免地会使其市场地位衰落。根据熊彼特的观点,产业领先者与挑战者攻击与反击的方式与过程,决定了他们长期的绩效与生存的概率。根据这一理论,创新的先动者往往会由于对手反击的时滞,享受短暂的垄断优势以及非正常利润。

动态竞争的研究兴起于80年代初,格莱姆(Grimm),陈明哲和Gannon(1989)运用高科技企业的数据,研究了能够引发快速反击的攻击行动特征。其源头可追溯到50年代中期Edwards对企业间对抗的研究。他们主张从企业竞争行动的视角来探讨竞争战略。该认为,战略是由一连串的行动构成的,正如著名战略管理学家Minzberg所言,战略是由一串已经实现的行动构成。这些行动包括并购、进入新市场、新行业、合作联盟、降低价格、提高价格、推出新产品等。

Young(1996)和Ferrier(1999)在熊彼特理论的基础上,将奥地利经济学的观点融入到动态竞争的研究中。奥地利经济学派的学者认为,竞争是一个动态的市场过程,而不是静态的市场结果。由于为获取利润的行动总会打破稳定的现状,因此他们认为市场永远不会达到均衡,市场均衡只有在竞争缺失的情况下才存在。为了解释这种“破坏”,奥地利学派提出了“创业发明(entrepreneurial discovery)”的概念,即当市场机会涌现时,企业能够成功引导并配置资源,以满足顾客需求的行动。从动态竞争的视角来看,这使学者们更加关注创新的竞争行动,如先动行动或激进式行动等。

熊彼特理论与奥地利经济学在发展动态竞争理论的核心概念方面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如动态竞争研究中对于攻击与反击的关注都直接来自于熊彼特理论与奥地利经济学,因为行动恰是两种理论的核心研究单元。从熊彼特理论与奥地利经济学出发,动态竞争理论的学者们逐渐将注意力放在了竞争性攻击行动与反击上。

动态竞争理论关心的主要问题是企业间的竞争,它将这种竞争理解为竞争攻击与反击的交替情形。借助对竞争交替互动过程的解析,动态竞争理论识别出了竞争行动的特征(Action/Response)、攻击者的特征(Actor)与反击者的特征(Responsor),以及引起这些要素产生变异的原因和导致的结果。下图所示的架构较为完整地展示了动态竞争理论的基本模型,以及各要素间的关系。

 

动态竞争理论在生物学的阐述

两种种群相互作用模型

竞争模型:这里指的竞争是两个具有共同食物、空间或其他需求的物种之间的竞争,不包括捕食、寄生关系等广义的生存竞争。高斯以两种分类上和生态上很接近的草履虫(即双小核草履虫和大草履虫)进行试验。在对两种草履虫分别培养时,它们都表现出典型的“S”型增长曲线,但在混合培养时,开始两种都有增长,最后大草履虫灭亡,双核小草履虫生存。沃尔泰拉模型拟合这些结果,并在此基础上提出竞争排除原理,即两个生态要求完全相似的物种不可能共存的原理。洛特卡-沃尔泰拉竞争模型以logistic增长为基础。假定物种甲、乙单独增长时,均按logistic方程,种群的增长率取决于种群密度N、增长能力r和种群增长尚未利用的“资源”。当两个物种在同一环境中增长时,每一物种的增长率都决定于这3项。

竞争

竞争是生物或物种之间的一种关系,在竞争中,生物或物种都会受到伤害。如果至少有一种资源(例如食物、水或地盘),双方都要使用,而其供给又是有限的,就会成为竞争要素。物种内部的竞争和物种之间的竞争,都是生态学,尤其是群落生态学的重要话题。许多相互作用的生物和非生物因子都会影响群落结构,而竞争就是其中之一。同一物种内不同成员之间的竞争称为种内竞争,而不同物种的个体之间的竞争则称为种间竞争。竞争并不总是直截了当的,既可能直接发生,也可能间接发生。

根据竞争排他原则,竞争资源失败的物种要么去适应,要么灭绝,尽管在自然生态系统中很少发现竞争排他现象。根据进化理论,这种对资源的竞争,不管是种内的还是种间的,在自然选择中都很重要。然而,与大规模的演化扩张相比,竞争可能只扮演了次要角色。

神经环路修剪的竞争机制

研究发现,树突棘的数量在出生后早期急速增加,提示在幼年期的发育过程中神经元之间形成大量的突触联接。有趣的是在个体经由青春期逐渐进入成年期的过程中,树突棘的总数量反而显著减少,也就是说已形成的联接会被“修剪”,使整个神经网络的联接更加精确(图2)。这一“树突棘修剪”过程对大脑的正常功能至关重要,在例如孤独症、精神分裂症等发育性神经系统疾病中均发现了树突棘修剪的异常。然而,关于什么分子机制调控了这一修剪过程,并在修剪过程中决定了树突棘的不同命运——被修剪掉或者得以存活——我们依然所知甚少。

小鼠的触须是一种非常发达的感觉器官。小鼠的觅食、探索、感知危险以及其他日常活动都有赖于其触须的感觉输入。因此,于翔[1]研究组利用与小鼠触须感觉对应的大脑感觉区域——桶状皮层——作为模型尝试解答上述问题。他们首先发现该脑区在发育过程中的树突棘修剪受触须感觉经验的双向调控,并且与树突棘形态的成熟度协同变化——通过丰富环境饲养增加小鼠的感觉输入能够同步加速树突棘的修剪与其形态的成熟,而剪除触须则同时阻止这两个过程的进行。他们据此推测树突棘的修剪与成熟是由同一种竞争机制所介导:相邻的树突棘会竞争胞内的某种分子资源,获胜的树突棘得以存留下来并走向成熟,而失败的一方则接受被修剪的惩罚。

参考文献

[1] 边文杰,于翔. 树突棘的动态变化与调控机制. 生命科学, 2015, 27(3): 294-305

作          者: 泮桥成像光电商城

出          处: https://www.ipanqiao.com/entry/345

版          权:本文版权归泮桥成像光电商城所有

免责声明:本文中使用的部分文字内容与图片来自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进行删除。

转          载:欢迎转载,但必须保留上述声明;必须在文章中给出原文链接;否则必究法律责任。

Copyright © 2019-2022 南京超维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www.ipanqiao.com苏ICP备20009590号-1
联系我们
立即做合同
微信客服
电话咨询

400-998-9826

17302548620

快速留言

泮桥成像光电商城专业人员会在24小时之内联系您

关闭 提交